• 我爱技术网-河南网站建设-上海网站建设-SEO优化-网络营销-SEO三人行

  • 专注网站建设 服务热线: 13061801310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信息 > 正文

每月8次穿梭于北京济南之间,他们过着这样的双城生活

发布时间:2018-12-15 | 发布者: 东东工作室 | 浏览次数:

每月8次穿梭于北京济南之间,他们过着这样的双城生活

12月9日晚,也就是周日,乘客在济南西站排队检票上车。这趟车起点是济南西,终点是北京南站。

从单位到家,这个距离有多远,因人而异。

从济南到北京,坐高铁只需一个多小时,便捷的交通串起了两座城。在济南有这么一群人,循着高铁带来的便利,把家安在济南,工作却在400公里外的北京。

周五下班后从北京坐高铁回到济南,周末陪陪家人,周日晚上坐高铁返回北京,周一开始工作。这群人偶尔也会同坐一趟高铁,但相互之间并不熟识。在两个城市间来回穿梭的他们,各有各的故事。

故事一

“爸爸,

你周一早上再走吧”

12月10日是周一,凌晨1点多,曲京回到了北京单位提供的单身公寓,洗漱完毕赶紧睡下,第二天还要按时上班。

去年,曲京到北京一家大型互联网公司工作,此后便一直维持每周末在北京和济南间奔波的状态。周五晚坐高铁回济南,为了多陪一会儿娃和媳妇,周日晚上坐10点的高铁回北京。

频繁穿梭于京济之间,也发生了一些小故事。“周末京济之间的高铁票有些吃紧。手机买票很方便,但需要提前一周买,提前四五天买就有可能买不到合适的车次。”曲京介绍,一般是提前把未来三四周的票都买好。碰到节假日会更麻烦,像十一、春节等,必须紧盯着放票的那一刻,一眨眼的工夫全没了。

刚到北京工作时,曲京经常忘买车票。“为此用过多种方式回家。去廊坊坐过高铁,也打过好几次顺风车。周末好打顺风车,说明开车从北京回济南的人挺多的,顺路挣点油钱。”

国庆时的经历,让他记忆深刻。当时明明记得买票了,到了北京南站,突然发现没买上。那是个晚上,顺风车因为整治停了,大巴车也停了。后来就试了试嘀嗒拼车,结果还真拼上了。

原来,一伙廊坊的年轻人平时在市里开快车专车,节假日时就会守在北京南站、宋家庄等人流集散地中长途送客,买不到火车票的人可以坐这种车。“坐火车到济南185元,坐顺风车差不多200元,坐这样的车得400元,司机还必须凑够三四个人才走。”

曲京算了算,自己每月的交通成本不低。从公司打车到北京南站40元,到济南的高铁票185元,打车回家再花40元左右。一趟来回是530元左右,每月来回4趟,需要超过2000元。除了给公司打工,还得给高铁打工。

金钱上的花费并非主要问题。曲京今年34岁,儿子刚5岁,这么来回奔波很大程度是为了家庭。

“爸爸,你周一早上再走吧。”

“爸爸也很想每天和你在一起,可爸爸还要工作呢,周一走就迟到了。”

“爸爸在咱家旁边的肯德基上班行吗?”

……

周末回家,曲京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来弥补平时对儿子缺失的陪伴,陪吃陪睡陪玩。每次回北京时,听着孩子奶声奶气地叫着爸爸,看着孩子依依不舍的表情,心里总是酸酸的。

“做决定时,一定要考虑家庭的承受能力。若是夫妻俩人,得看老婆对你黏糊不黏糊。有了孩子顾虑更多,有个全职妈妈还好,没有就得考虑家里老人能否帮忙。”曲京最后能到北京闯荡,也是因为家人给力,尤其是老婆支持。

到北京工作,挣得肯定多,这是很多人去北京的第一动力;平台和机会也更为广阔,利于自己成长。但也要做好应对压力的准备。“北京人才密度很高,互联网公司不全看学历,国外名牌大学的有不少,国内普通大学毕业的也比比皆是,但能力大多不错,而且能力不只是你脑子里有多少知识,更多的是看你的创新力、执行力和协调力。”

在济南,住房、孩子上学、生活成本都不成问题,在北京这些都是问题。有的人把北京当成最终的落脚点,也有人是想在北京有更多积累后,回到二线城市时能获得更好的机会。

对于曲京来说,去北京大公司见世面长本事,如果发展顺利,那就可以在北京扎下根,把家搬过去。如果没有那么顺利,或者到了必须要照顾家庭的时候,那在北京历练后回到济南,也会有更好的机会。

故事二

跑济南见父母

还得去合肥陪女友

2016年从中国传媒大学毕业后,济南小伙陈晓北先在杭州实习,做新媒体工作,后来通过考试到北京一家事业单位属性的央级媒体工作。

12月9日下午5点50分左右,他正在济南西站候车,背着双肩包,穿着浅灰色羽绒服,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这次坐的是G14,是复兴号,从济南西直接到北京南,中间不停站,到北京后开车回家。”

能买上G14对晓北来说很幸运。12月4日晚上7点,记者在12306客户端上查票发现,12月9日,也就是周日从济南到北京的高铁,从中午11点54分的G266到晚上9点9分的G18,共有58趟。但这58趟车,只剩下20张高铁二等座票。

12月7日晚,也就是周五晚上从北京到济南的高铁票也所剩无几,从下午5点到晚上7点30分,共有14趟车,但只有5趟车显示有票。除去这两个时间段,别的时间往返京济之间的车票则较为充足。

9日下午6点开始,记者在济南西站蹲点发现,发往北京的多趟高铁检票时,都排起了长队。一名检票人员也表示,周五和周日晚上客流确实很大。

“在北京开的车是我一个叔叔的,单位没有给解决户口问题,没法买车。在北京不想坐公交和地铁,太挤了。平时都是走着上下班,一般45分钟左右,趁这个时间正好锻炼下身体。”晓北的父母在禹城做生意,家在朝山街附近。平时晓北回济南,偶尔回朝山街的房子,一般都是到禹城找父母。之前济南并未开通到禹城的火车,都要父母开车到火车站接。现在好多了,可以坐火车直接到禹城。

平时工作忙,晓北平均一个月回家一趟。“父母就我一个孩子,算了算,一年回家也就12次左右。除了春节、国庆长假,平时回来也就呆个周末。”其实,对于父母来说,觉得孩子经常回来会对事业产生影响,更希望孩子在外面有出息。

就待遇来说,到手的工资每月有11000元左右。在北京企业工作的同学收入要高一些。但自己不抽烟不喝酒,应酬也不多,一个月能剩下六七千块,在北京不算多但也还可以。

让晓北最庆幸的是,单位有宿舍有食堂,每月只是象征性地交点水电费就可以,省了自己太多事儿。他说,自己对“北漂”生活没有太多体会。“现在快到年底了,有同学正在找房子,大冷天的还要搬家,很辛苦。”而且,北京的房租也是出名地贵。

相比晓北一个女同学的经历,也让他觉得自己现在的生活很幸福。女同学和老公在北京工作,父母在禹城带2岁的孩子,俩人每周都要回家一次,周五回济南周日回北京。算下来,路费每月在4000多元。为了让孩子喝上母乳,每次回来都要把五天的奶吸出来,还专门买了个小冰柜放奶。

除了京济间,晓北还有另外一条线路要跑,他女朋友工作地点是合肥。“一般半月见一次面,她来北京或者我到合肥。坐高铁是四个半小时,坐复兴号也要三个半小时。”这也是一块很大的花费。晓北的女友有考到北京的打算,但是也得找机会。晓北是1992年出生,尚算年轻,未来三五年,还会继续这样跑下去。

故事三

38岁还在飘

想找个地方定下来

转载请标注:我爱技术网——每月8次穿梭于北京济南之间,他们过着这样的双城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