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爱技术网-河南网站建设-上海网站建设-SEO优化-网络营销-SEO三人行

  • 专注网站建设 服务热线: 13061801310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信息 > 正文

由守昌:“跟着太阳种瓜”

发布时间:2018-12-15 | 发布者: 东东工作室 | 浏览次数:

■ 周末人物 从富起来到强起来·庆祝改革开放40年 
  由守昌的生产车间东墙上贴着“为了国产水果的荣耀”的激励词。要想触摸这一荣耀,他说,一定要坚持“健康、环保、绿色”的企业文化理念。这几年,他种西瓜、卖西瓜,把瓜种到新疆哈密、内蒙古巴彦淖尔、海南陵水、辽宁沈阳等地。2018年,郭牌西瓜销售额达一亿元,他也成了远近闻名的“西瓜大王”……

 □ 本报记者 卢昱 戴玉亮 本报通讯员 崔德文 于志君 
  小雪时节,潍坊城北的寒亭区固堤街道的乡亲们,依旧在大棚里忙碌。郁郁葱葱的萝卜叶下,一个个带泥的萝卜像小娃娃一样在农人手中跳出地面。
  在北海路旁,寒亭区国家现代农业产业园南侧是一条“西瓜街”,潍坊郭牌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郭牌农业)便坐落在西瓜街的南首。在这里,记者见到了郭牌农业的总经理——32岁的由守昌。
  数天前,由守昌的“郭牌瓜茬萝卜”在2018潍县萝卜品牌大赛中获“金奖”。“咱种萝卜不大行啊。”小由说自己没有谦虚,而是实事求是。这几年,小由主要干一件事:种西瓜、卖西瓜。2018年,郭牌西瓜销售额达一亿元,小由也成了远近闻名的“西瓜大王”……
老郭“三膜一苫”种瓜
  由守昌原本和西瓜没多大关系。2010年从中国石油大学(华东)毕业后,老家滨州邹平的他,进入中国石化胜利油田管理局工作。培训三个月后,小由一上岗就月薪8000元。然而干了不到1年,小由就辞了职,跑到寒亭,打起了卖瓜的主意。
  说起来,这事儿还与一桩恋情有关。原来,小由在青岛读书时,谈了一个老家寒亭固堤镇的女朋友小郭。小郭的父亲是寒亭一带有名的“西瓜大王”郭洪泽,也就是郭牌西瓜的创始人。
  小由回忆说,大四毕业前,自己和小郭一起回寒亭。在路上,小郭告诉小由,她家的西瓜卖8块钱1斤。小由不信,心想:神瓜吗?你就吹吧。
  到了小郭家,小由一口西瓜咽下,当场就服了。“入口即化,回味有一种冰糖的感觉。”小由放慢语速,用略带邹平口音的普通话,将这段广告词一样经典的语句道出。
  这么好的西瓜,为啥不能做大做强?这是小由到寒亭创业的第一个理由。另一个原因是,郭洪泽和他的郭牌西瓜当时面临经营困境。
  生于1951年的郭洪泽,1984年开始在固堤镇牟家温庄种西瓜。一开始,只有2亩来地,但老郭种瓜有一套。他不但选出了最适宜的品种,还摸索出了“三膜一苫”技术。为了梦绕魂牵的“三膜一苫”法,他呕心沥血,几经挫折。
  种瓜头10年,老郭住了10年“窝棚”,10个春节在“窝棚”里度过。1984年,他为了弄清烂苗原因,蹲在地头不时查看,三天三夜没合眼,人累得脱了形。1985年,因烂瓜他赔得一干二净,还欠了一屁股债,全家4口“仨月不知面味”。
  老郭豁出去了。科技加勤奋是他致富的全部奥秘。他经过反复试验,终于找出了原因:温度过高,湿度和昼夜温差过大。1985年再种时,他购买了温度表、湿度计,在原有地膜、塑料大棚的基础上,又加盖了一层拱膜、一层草苫,保证白天不超温,夜间不受寒。结果这一年西瓜获得了好收成,每亩纯挣3000多元。打这以后,他的种植规模不断扩大。
  郭洪泽至今记忆犹新。“那是1990年5月的一个上午,夜里刚下过一场透雨,地上滑得厉害。9点左右,我的瓜地里来了几个人,他们指指点点,议论着什么。其中一个人握着我的手说:‘你闯出了一条路子,可惜种得太少,明年你要多种一些,农民致富不能光指望种粮食。’他们走后,我才知道说话的是区委书记王光明。”
  那时环境还没有宽松到“完成任务吃饱饭,怎么挣钱怎么干”的地步。因此,那一年郭洪泽也只扩种到7亩地,收入仅几万元,但郭洪泽却说这一年是他的“黄金年”。1991年,在镇、村领导的鼎力支持下,郭洪泽一次贷款10万元,承包了50亩土地,轰轰烈烈地干了起来。头茬瓜平均亩产3000多公斤,总产16万公斤,毛收入32万元;二茬瓜平均亩产2000多公斤,毛收入8万元。
  从此,郭洪泽一发而不可收,事业越干越大。郭洪泽种瓜发了财,可这位农民党员并不保守。那时,远近乡邻每年都有1000多人到他这儿来学习,他都毫无保留地予以传授。除了乡亲们跑上门来学,郭洪泽还经常挤出时间,到周围的大棚转转,及时为大伙提供技术指导。
  种瓜的第十个年头,在郭洪泽的带动下,整个固堤镇已有150多户瓜农,分布在16个村,共1500多亩,仅此一项,年纯收入可达600万元。
  那时,本报记者到郭洪泽的瓜棚中采访。在几间简陋的工棚里我们见到了他:脸膛黑黑,衣着朴素,但他桌上的直拨电话,手中的“大哥大”,腰间不时响起的BP机及房间里那个崭新的高音喇叭控制台却分明透出十足的现代气息。记者开着玩笑问他:“教会徒弟,饿死师傅,你不怕别人顶了你?”
  “我希望来学习的人越多越好,这样就能形成规模,形成优势,利人利己。”郭洪泽回答得很实在。
  当时,种这么多瓜如何销售?郭洪泽深有感触地说:“规模就是市场,物以多为贵。”当年他种两亩瓜的时候,整天推着车子赶集也卖不上好价钱。后来,村村种西瓜,销售却不用出门。镇上有服务公司和西瓜批发市场,瓜熟期,来自省内外的拉瓜车便开到地头,有时他自己的瓜装不满车,就用地里的高音喇叭招呼附近的群众把瓜送来,最贵的时候一公斤卖到6元钱。
一蔓一瓜,只卖头茬
  1998年,郭洪泽在当地流转了200亩地,扩大种植规模。但意外突然发生,一把大火吞噬了老郭的生产基地,直接损失200多万元。土地流转和基地建设的钱,很多是老郭借来的。这一下,他欠了不少外债。
  要强的老郭一气之下,出走海南、新疆、内蒙古等地。现在,老郭在内蒙古有一个400亩的西瓜基地,在海南还有300亩的合作基地。一直忙活着在外地种瓜,只有过年时才难得回老家一趟。讲究信用的他在2011年便将欠款的本息全部还清。
  老郭的技术在外地扎了根,但郭牌西瓜在寒亭本地却沉寂了。2011年3月,小由和小郭结婚后,小由对西瓜一直念念不忘,毅然来到寒亭,想重振郭牌西瓜。
  带着老郭最初的韧劲,小由开始往西瓜行当里钻。第一步,先熟悉西瓜。小由在接手郭牌农业的第一天,便向村里的老种植户讨教西瓜种植经验,苦练验瓜技术。最多的时候,小由一天过手的西瓜有1万斤。
  接下来,小由琢磨着卖瓜。除了岳父家种的外,小由还收别人的好瓜。第一年,小由就卖出去了70万元的西瓜。为了联系客户,他开着车,几乎跑遍了潍坊市区所有的酒店和超市。由守昌说,他是一个喜欢做生意的人,大学时就曾卖过手机卡、干燥剂等,还开了一家旅馆,毕业时他用赚来的钱给父亲买了一辆小轿车。
  当时,家里人摆脱不了家庭式的管理观念,由守昌做决策常常受到阻挠。他在做其他工作的同时还要不厌其烦地说服家人,给他们讲解正规化的公司管理制度。他不急不躁,摆在眼前的困难终于一个个被他攻破。
  经过近半年的努力,由守昌终于将公司带入正轨,内部分工明确,职责细化,极大地提高了工作效率。同时,由守昌贷款百万元改善园区的基础设施,为坚持物理灭虫、施有机肥的西瓜申请了绿色标志。为了使郭牌西瓜走出去,2011年下半年,他注册了潍坊光合庄园农产品科技有限公司,制作巨幅路牌广告、建立自己的网站进行宣传,并重新设计制作了产品包装。
  2012年,郭牌农业种了100亩西瓜。这年,小由卖出去了600万元的西瓜,郭牌西瓜也取得了农产品绿色认证。同年9月,在当地政府的协调下,郭牌农业从寒亭区开元街道流转了1000亩地,建设西瓜拱棚,在2014年全部建成。
  要想在西瓜地里散步——左右逢源,老郭和小由有着同样的认识,那就是抓西瓜的质量。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老郭当年为维护声誉,聘用30多名帮工,并分组编号,逐一落实了“生瓜处罚”等管理制度,从1989年之后,他们上市的西瓜生瓜率一直保持在千分之一左右。
  如今,小由重新踏上老郭走出的品控路。“有的西瓜亩产上万斤,而我们的西瓜亩产才3000多斤。我们也从不使用‘膨大剂’等激素类物质,保证西瓜最原始的口感。”由守昌说,弃产量求质量才能打造出精品西瓜,只有严抓质量,才能打造出具有竞争力的品牌。
  “选瓜挑剔,种瓜更严格。我们追求一蔓一瓜,只卖头茬瓜。西瓜的品质是种出来的。”由守昌说,每个西瓜在授粉期都会挂个吊牌,一斤左右的时候把吊牌上的数字刻到西瓜上。比如这个西瓜,“3、16、19”,就是三号技术员、16号棚、19日授粉,这也决定了必须哪一天摘瓜,从授粉到采摘,严格控制在50天左右。
  种西瓜最检验耐心。在两个月的时光里,重复积累的工作,棉被孵芽,给西瓜喂豆饼,一天一遍手工授粉……从源头抓起,小由有独家育种育苗技术,西瓜种、西瓜苗全部独家培育;西瓜不使用化肥,采用以香油渣子、豆糟、麻糁为主要原料与特殊农家肥配制而成的有机肥料,所用的肥料全部独家配制;连抓虫子,小由都用上人工捉虫、虫吃虫、光源诱捕害虫等物理杀虫方式,还使用微生物菌等生物方式杀虫,确保西瓜生长过程中保证不使用农药。
为了国产水果的荣耀
  在经营模式上,小由没少动脑子。除了要应对市场上面临很多不可预见的风险,如西瓜价格波动、新竞争对手的出现、西瓜消费需求波动以及西瓜种植成本变动等,他还敏锐地察觉到企业发展战略中可能存在的资金风险。
  “自己种,成本太高,不好管理,风险全部由自己承担;收别人的瓜卖,成本是低了,但品质没法保证,尤其是农药残留等很难控制。”为此,小由和两位副总经理杨猛、邢石磊合计了再合计。这组80后的“三剑客”决定:采取“公司+农户”的方式。800多个棚,分包给经过挑选的优秀种植户。承包人不需要任何投资,但必须接受公司的统一管理。
  郭牌农业给种植户提供统一的种苗、肥料、农药,还有技术指导。西瓜收获后,公司统一回收。种植户的唯一风险就是——瓜没种好。
  “从2013年起,公司就不再收散户的瓜了。”小由说。2014年,郭牌西瓜销售破千万元。那时,小由的西瓜也走出国门,进军韩国市场。
  人创作了品牌,而品牌又推着人朝前走。早在1991年5月,郭洪泽便将自己的西瓜全部贴上红塑料材质的“洪泽牌”商标,做到保熟、保好。瓜差、瓜烂可凭商标退换。1993年,他向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申请注册了“郭”字牌商标。
  从此,老郭的名牌西瓜受到了法律保护,没人再敢冒名销售。郭洪泽的行动启发了寒亭农民,种养加各业的村办企业、联合体和个体私营业主相继效法,一些名牌农副产品相继拥有了注册商标。
  如今,在郭牌农业的包装车间,记者看到,一个个大小相仿、散发着诱人瓜香的西瓜,被工作人员熟练地打包、装箱。仔细观察每一个西瓜,只见钢印正中“郭牌西瓜”四个大字十分醒目,上方是郭牌的商标图案,下方是品种、等级、出口基地编号、追溯码等信息。“去年市场上有假冒的郭牌西瓜,对我们品牌造成了负面影响,所以今年我们增加了钢印鉴别功能。”现场工作人员说。
  小由也感叹,当下对知识产权保护的力度还是不够。“我们去年开始用一款看似简单的包装,其实费了团队不少心血,考虑到防震、透气、保鲜,试验了多种材料,多次调整了造型、尺寸和厚度。上市不到半个月,模仿者就紧跟而上。模仿者只用了几秒钟的时间,创造者的心血变得一文不值。”
  小由的办公室与生产车间是一体的。车间内,洗萝卜的流水线在轰隆隆作业,东墙上贴着“为了国产水果的荣耀”的激励词。要想触摸这一荣耀,小由说,一定要坚持“健康、环保、绿色”的企业文化理念。
  “我们郭牌西瓜为了保证全年都有好瓜种出来,踏着沙土地,跟着太阳种瓜。除了寒亭区的1400亩基地,在新疆哈密、内蒙古巴彦淖尔、海南陵水、辽宁沈阳等多地还有西瓜种植基地,共5600多亩地。而农药、水肥不可能均匀地分布在西瓜种植区域的每一寸土地,再加上日照的影响,每寸土地需水量也不相同,这既可能影响西瓜品质,也会造成部分西瓜种植土地水肥、农药超标,又会造成其他土地水肥、农药不达标,影响西瓜产量。”小由说,摊子铺得越大,挑战越多。
  品牌价值的提升,终究要落在西瓜的品质上。“我们每一个环节,哪怕进步一点点,都很了不起。”小由说。“在气候、土壤等自然条件方面,如何平衡西瓜种植环境、种植技术、市场价格、西瓜品质等因素是我们需要解决的难点,而目前在这方面我们主要靠经验来平衡,现在想通过与科研院所的合作解决这一技术难题。”
  在车间里,记者有幸尝到刚摘下的郭牌西瓜,瓜瓤颜色红润,瓜皮有笔芯那么薄,一口咬下去甘甜多汁。在小由看来,这种规格的瓜还不够上市标准。“最近天气不好,有雾。白天光照不够,晚上没敢放风,甜度还是不行。我聘了一位水肥管理专业的博士,他在给我们支招。”小由说。
由传统向现代化转变
  和土地、农民打交道多了,由守昌的观察也越发理性。“要让农民经得起市场的折腾。”由守昌说,如果市场上某种农产品突然供不应求,很多农民就会“蜂拥而上”种植,产能过剩造成产品滞销损失惨重,最终结果是农民被市场折腾得筋疲力尽,这样的事情他见过很多。
  看到“郭牌”西瓜销量很大,附近的农民就想加入种植行列,由守昌经过层层筛选,把符合条件的种植户从原来的四五户发展到了现在的50多户。最初那些持有“种个西瓜也那么多要求”看法的人,如今尝到了甜头,也对由守昌心服口服了。
  下一步,小由将继续探索合作社模式,拉长产业链。在种子、化肥、农药、大数据等方面对农户展开服务。“我们公司正处在由传统农业向现代化农业转变的关键时期。现在5600亩种植规模在全国西瓜种植企业中并不具备规模优势,仅山东省就有21家种植大户,全国有几百家种植大户,我们公司需要利用农业优惠政策不断扩大企业规模,加强专业化运作。”小由的思路清晰而笃定。
  跳出固堤看潍坊,小由说,目前潍坊市内西瓜品牌商标有40余家企业,但这些企业之间的产品大同小异,且各个企业之间竞争无序,使得西瓜市场同质化现象比较严重。而这些企业通过运用价格战的手段来提高自己的市场份额,导致西瓜市场上产品的价格持续下降,使得西瓜的利润持续压缩,西瓜产品开始低端化。
  2015年,小由牵头成立了寒亭区西瓜协会。“把西瓜精品户吸引进来,形成行业标准,防止因为农药残留等问题造成品牌崩盘。”小由说。从这年开始,郭牌西瓜开始打省外市场,并在杭州、广州等地站住了脚。
  小由说,自己确实喜欢农业,就目前看,社会上各个行业都有精英,尤其是IT、金融、建筑等领域,精英人士爆满,但农业领域精英太少。“这一领域精英少,咱就容易混成个精英。”他调侃道。
  2016年,郭牌西瓜改变传统的地爬式种植,升级为吊种。新的种植方式好处很多:提高了种植密度,土地利用率翻倍;种瓜更轻松,节省了人工;360度采光,西瓜品质和产量提高,收获季节提前;湿度小,用药少了很多。
  2017年,在当地政府的扶持下,郭牌农业拆了部分旧棚,建了7个对卷帘温室大棚。每个大棚占地14亩,采用水肥一体化技术,西瓜全部吊种。新大棚一年可种两季,亩均产量翻倍。
  “2011年,8块1斤;2013年,12块1斤;2014年,16块1斤;2017年,20块1斤。”小由细数了这几年郭牌西瓜一上市时的价格。2017年,小由卖出了3000万元的西瓜。
  目前,郭牌农业直接拉动了近50家种植户。最多的,种了30亩,亩均纯收入1万元。今年61岁的邢象山,早年跟着老郭干,现在跟着小由干。“以前种过20多亩,现在年纪大了,种了8亩。自己不下地了,雇人干活。一年净赚8万块,妥妥的。”邢象山说。
  最近两年,郭牌农业除了助力省内一些乡村的精准扶贫,还走出省外,在延安建立首个省外“产业合作”扶贫项目。
  点燃一盏灯,照亮一大片。郭牌西瓜的二度崛起,也打响了寒亭西瓜的整体品牌。仅固堤,就有2万亩西瓜,并带动周边3万多亩。
  今年,寒亭获批创建国家现代农业产业园。借此机遇,郭牌农业又流转了1000亩土地。“我们想建一个高标准、高效益的西瓜示范园区。”在寒风凛冽中,小由带我们到示范园区现场,指着大片的土地介绍着规划。
  卖瓜之余,小由还取得了山东理工大学的工商管理硕士学位,毕业论文便写的郭牌农业的发展战略研究。“准备再读一个农学博士。有了更专业的知识,可以把西瓜和农业进一步做大。”小由说。
  “女婿做事很踏实。郭牌交给他,我很放心。”郭洪泽说。
  老一代西瓜大王郭洪泽,仍发光发热;新一代西瓜大王由守昌,正冉冉升起。

转载请标注:我爱技术网——由守昌:“跟着太阳种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