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爱技术网-河南网站建设-上海网站建设-SEO优化-网络营销-SEO三人行

  • 专注网站建设 服务热线: 13061801310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信息 > 正文

这一次,金庸能震撼英语世界吗

发布时间:2018-12-16 | 发布者: 东东工作室 | 浏览次数:

这一次,金庸能震撼英语世界吗

这一次,金庸能震撼英语世界吗

这一次,金庸能震撼英语世界吗

这一次,金庸能震撼英语世界吗

翻译安娜·霍姆伍德

◎唐山

英译《射雕英雄传》即将出版,译者安娜·霍姆伍德(中文名郝玉清)深受中国媒体关注,她表示:“这是我人生中的一个重要时刻。”

据学者罗永州先生介绍,金庸作品在网上都能找到英译本,正式出版的有3种:

一是莫锦屏翻译的《雪山飞狐》,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于1993年推出。

二是英国汉学家闵福德翻译的《鹿鼎记》,共三卷,牛津大学出版社分别于1997年、1999年和2002年推出,第一卷曾作为1998年全球最畅销书之一收入《泰晤士文学副刊·国际文学》年鉴中。

三是英国汉学家恩沙翻译的《书剑恩仇录》,牛津大学出版社于2004年出版。

然而,新译本依然引起一阵狂欢。

一个新译本,值得这么高兴吗

狂欢的背后,隐藏着两重信息:

首先,金庸小说在华语圈内外的影响太不匹配。

2004年,《射雕英雄传》曾推出法译本,当时法国总统希拉克和法国文教部还给金庸颁发了嘉奖状,但试印1000套,到2011年时仍未售完。

在英语圈,有4部博士论文、2部硕士论文研究金庸小说,但大众层面反响寥寥,与“凡有华人,有唐人街的地方,就有金庸的武侠小说”之间落差明显,足以引发焦虑。

其次,金庸小说经典化的过程有些离奇。

上世纪80年代前,除文学评论家陈世襄先生、小说家倪匡等以散文或语录方式表示肯定外,华语圈精英阶层只将金庸小说视为消遣品,不承认它是文学。

1969年,金庸在接受采访时也说:“武侠小说虽然也有一点点文学的意味,基本上还是娱乐性的读物,最好不要跟正式的文学作品相提并论……一些本来纯粹只是娱乐自己、娱乐读者的东西,让一部分朋友推崇过高,这的确是不敢当了。”

上世纪80年代后,随着影响力上升,以及金庸不断改写,金庸小说突然变成“不可动摇的经典”,迫使文艺评论界一再“放宽文学视界”,来接纳金庸小说。由此留下隐忧:当众意绑架标准,文学评判的底线在哪里?这会不会是又一次群体误会呢?

于是,我们特别渴望体系外的确认,只是这个确认一直没来。

“文化折扣”与“召唤视野”

墙内开花,墙外不香,因不同文化间存在“文化折扣”现象。

所谓“文化折扣”,指的是某作品在这个文化圈中影响巨大,可在其他文化圈中,却大打折扣。

以《星球大战》为例,堪称美国电影史上的奇迹,不仅拥有最多忠粉,且深入美国文化中。从里根的“星球大战计划”,到小布什的“邪恶轴心国”,从奥巴马的“原力说”,到特朗普的“星球大战2.0”……40年来,如此多美国总统用同一电影拉票或阐释政略,堪称绝无仅有。

《星球大战》在全球掀起狂潮,偏偏中国影迷不认可。在豆瓣上,该系列片得分最高的一集不过8.3分,最差的一集仅7.3分。

再如张艺谋导演的《十面埋伏》,豆瓣只给了5.7分,可当年在美国上映时,竟被《美国华盛顿邮报》赞为:“一点儿也不像是在看一场电影,而像是走进一间富丽堂皇的宫殿。里面的每间房、每个结构、每个角度都给人以愉快的感觉。”《滚石》杂志宣称:“你会看得眼珠子都掉出来。”

“文化折扣”成因复杂,不同民族文化结构不同,读者们的“召唤视野”亦不同。

所谓“召唤视野”,指阅读作品前的共同期待,只有准确命中它,方能唤醒读者参与、评价作品的激情。

小说需作者与读者共同参与完成。故事本身、文本质量并非小说的全部,好小说必须提供足够空间,让读者能移情于中,将自己想象成书中的某个角色,并以白日梦等方式,将情节继续下去。

读者喜欢贾宝玉,因为能幻想自己就是贾宝玉,与诸多美女周旋,尽享贵公子生活,这便补足了现实人生的种种遗憾。故事的价值在于吸引读者扮演,而扮演过的角色越多,生命就越丰富,就越了解人性的复杂,越能对他人寄予“理解之同情”。

所以,小说家的义务不只是创造一个美的文本,还需找到一种路径,能将读者带入其中。

金庸小说真的庸俗吗

金庸小说能成功,因为它具有超强的带入感。

作家王朔曾称“金庸小说”“四大天王”“成龙电影”“琼瑶电视剧”为“四大俗”,论据是:

首先,金庸文笔不好,“使用的文字,看起来是白话文,但其实是脱离口语的,是新版的文言文,有着旧小说的痕迹”。

其次,内容欠真实,即“金庸很不高明地虚构了一群中国人的形象,这群人通过他的电影电视剧的广泛播映,于某种程度上代替了中国人的真实形象,给了世界一个很大的误会,以为这就是中国人本来的面目”。

王朔进一步概括为:“中国资产阶级所能产生的艺术基本上都是腐朽的,他们可以学习最新的,但精神世界永远浸泡、沉醉在过去的繁华旧梦之中。”

王朔的评论体现了“严肃文学”的傲慢,认为“真实”与“大众化”是小说的全部价值。“严肃文学”也有虚构,但被狡辩为“更高级的真实”,这就将标准把持在个人手中,符合自己口味的虚构就是“更高级”,不符合的就是“腐朽”“庸俗”的“精神鸦片”。

这种非黑即白、充满寻衅意识的评论忽略了文学背后的供给链——总需先有读者的“召唤视野”,后面才有作品的蹿红。否则金庸小说怎能拥有如此多拥趸,且他们中多数人并非“资产阶级”?

金庸小说击中读者内心,在于准确地把握了“召唤视野”:一是对传统的追忆,二是对陌生人世界的反叛。

过去百余年,在“三千年未遇之大变局”压力下,我们与传统之间的联系被撕裂。除历史年表、文言文翻译等知识性内容外,我们不知道古人如何思考这个世界,他们的痛苦、焦虑与彻悟,已与我们无关——既不能给我们启迪,也无法感动我们。失去精神故乡,巨大的孤独与惶惑成为共同体验,这促使我们追问:当下的世界,真是我们需要的吗?

作为现代人,我们都生活在陌生人的世界中,从中获益,也感受到它的冰冷,不论怎样挣扎,我们事实上无处可逃。

金庸这样满足读者的“想象视野”

面对“召唤视野”,金庸的写作充满策略。

首先,在书中插入大量诗词、弹词、历史、典故、谜语等碎片化知识,刻意呈现出信手拈来的状态,营造传统氛围。

其次,小说语言以半文半白为主,反复提醒读者,这不是真实生活,而是古代。

其三,将侠、义、忠、诚等熟人社会中的价值观巧妙“翻译”成现代人认可的“爱”,拓宽了通往传统的可能。

其四,通过“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满足人们对民族主义的渴望。

转载请标注:我爱技术网——这一次,金庸能震撼英语世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