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爱技术网-河南网站建设-上海网站建设-SEO优化-网络营销-SEO三人行

  • 专注网站建设 服务热线: 13061801310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信息 > 正文

紫金矿业董事长已就污染事件致歉 称教训很深刻

发布时间:2020-10-16 | 发布者: 东东工作室 | 浏览次数:

  针对紫金矿业污染事件,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7月15日晚7点,在紫金矿业位于上杭的总部——紫金大厦接受了本报记者独家专访。

  《21世纪》:你如何看紫金矿业此次事故?

  陈景河:紫金矿业这几年作为中国的一个环保品牌,可以说一夜之间就坍塌了。损害最大的就是一个品牌的形象。而且这个也不是短时间三五年能够恢复的。

  《21世纪》:刚才你说紫金矿业重视环保,但为什么会出现这次事故?

  陈景河:还是重生产、轻环保。我们的环保设施,没像生产系统做得那么正规,这是很大的一个欠缺,也为事故发生埋下了一些隐患。

  《21世纪》:谁为此次事故负责呢?

  陈景河:对这个事故,我们应该承担我们应该承担的责任。这点我们不回避。从经济上来说,该需要我们补偿的,我们肯定会做。

  《21世纪》:公司是否能平稳渡过这次危机?

  陈景河:这次事故有影响但不会很大。公司自我的调节能力还是很强的。这个团队不会垮,这个团队不是共富贵不能共患难。

  《21世纪》:事故对居民的影响如何?

  陈景河:在供水上没有什么问题。它出现的后果主要就是对下游养殖。作为农民,他为了生计也是非常不容易的。对他们真的是非常大的歉意。

  《21世纪》:事故由地下水的暴涨引发,这个工程对地下水的考虑是否有缺陷呢?

  陈景河:原来就没有预料到会有那么多的地下水,其实要解决那个问题并不难,工程都能解决,也就是几个亿。现在看会很清楚了,但是这个教训就太深刻了,太晚了。

  《21世纪》:外界质疑你们与当地环保部门的关系过于亲密?

  陈景河:媒体上好像说,环保部门要跟我们合伙穿一条裤子,对我们监管不严,绝对不是这么回事,现在盯得很紧很紧的。

  《21世纪》:郑锦兴在获任监事辞去公务员后,他为什么还能够回去做副县长?

  陈景河:当监事就得辞掉公务员的资格,他任期满了之后,可以留下来,也可以做其它工作,后来政府要他回去。这些都符合法律规定的。

  《21世纪》:外界怀疑你拿公司股票来拉近政府的关系,比如出售股票给原监事郑锦兴。

  陈景河:那是我卖给他的,我个人卖给他的。那当时九块钱卖给他,他现在不是亏掉了。

  《21世纪》:此次事故7月3日发生,为什么到12日才报?

  陈景河:围墙内的事情,企业自己负责。之外的事情,政府负责。这事后来就是政府主导了,就是围墙外面的事情了。

  《21世纪》:紫金矿业快速发展是不是引起这次事故的原因之一?

  陈景河:发展比较快的话,在基础管理方面就存在一些薄弱环节,有些方面就相对粗化一点。

  危险的扩张:紫金矿业环保顽疾调查

  7月15日,从下午就传言要召开的紫金矿业污染事件新闻发布会,直到23点45分左右才突然召开。

  出席发布会的有福建省上杭县人民政府副县长梁八生、上杭县公安局政委温松兴以及一位环保部联合调查组代表,记者看到紫金矿业负责环保事务的高管亦现身会场,但只是在台下听取信息。

  梁八生在发布会上称,“此次事件是一起由于企业污水池防渗膜破裂导致污水大量渗漏,后通过人为设置的非法通道,溢流至汀江而引发的重大突发环境事件。”

  温松兴在会上宣布,上杭县司法机关将对紫金矿业铜矿湿法厂污水渗漏事故进行立案侦查。同时,发布会还宣布对紫金矿业铜矿湿法厂厂长林文贤、副厂长以及环保车间主任等3人刑事拘留。本报记者了解,林文贤等3人已于当天上午被带走。

  另外,温松兴还透露,鉴于紫金矿业污染事件的严重性,上杭县环保局局长陈军安已经引咎辞职,上杭县经贸局局长黄仲华已停职检查。

  实际上,紫金矿业酿成此次重大污染事件并非“一日之功”。本报记者从当晚发布会获得的新闻通稿中得知,2009年9月,福建省有关环保部门检查时,就已发现紫金矿业湿法厂排洪洞有超标污水排入汀江,并要求企业立即进行整改,但直至本次事件发生,仍未整改到位。

  而从国家环保部数次通报可知,紫金矿业屡次出现在环保整治名单中,但并没有引起紫金矿业的高度重视。

  7月15日,一直备受媒体质疑未露面的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终于出现在了紫金矿业上杭总部——紫金大厦12层,并接受了本报记者独家专访。

  “对股民、渔民及其它受影响的人表示非常深的歉意。”陈景河说,环境污染事件原本可以避免,“也就是几个亿的投资,但太晚了”。

  湿法厂污染事件回放:人为打通排洪洞

  “暴风雨”来自7月12日,紫金矿业(02899.HK;601899.SH)在事先并无信息披露的情况下,A股和H股突然停牌。当天晚上,紫金矿业发布公告称,停牌缘起一项重大污染事故——紫金山铜矿湿法厂污水池7月3日发生渗漏,导致约9100立方米含铜酸性污水排入闽西最大河流之一的汀江。紫金矿业执行总裁罗映南说,7月3日15时50分左右,铜矿湿法厂岗位人员发现污水池内的污水水位异常下降,疑似发生渗漏。得到汇报后,公司派人检查,但当时既无法判断渗漏的具体数量,也无法判断渗漏的原因。

  紫金矿业还称,事故发生后,公司展开了抢救,不过,由于流量太大,近两百号人在汹涌的污水中几无计可施,“当时只能用沙袋堵,但放一个冲走一个”。

  尽管如此,罗映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仍然说:“最初只是以为发生了局部渗漏。”这种侥幸心理使得紫金矿业面对污染可能发生的事态扩张,并没有立即向有关部门汇报。

  事态的发展显然也超过了紫金矿业的预计。“3日晚,县环保局接到当地汀江沿岸养鱼户报告,说养殖的鱼出现异常死亡。当晚9时,县环保局顺流追查至紫金矿业公司,发现了渗漏事故,并判断事故严重,于是向上杭县政府及相关部门进行了汇报。”上杭县副县长蓝富雁在接受采访时说。

  根据紫金矿业的表述,至2010 年7月4日14:30分,污水渗漏事件得到了控制。上杭县政府7月12日发布的信息也称,到7月8日,“汀江各取水点水样PH值大部分已回升到6~7.22之间,铜离子含量全部符合国家Ⅲ类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

  不过,流入汀江的污水已致使下游网箱鱼死亡,给沿岸渔民带来严重损失。据本报记者调查,周围水市场生意受到影响,相当多的市民不敢吃鱼,甚至有酒店拒绝提供鱼类菜。

  新华社随后的报道表示,此次重大污染事故,造成汀江流域和位于永定县境内的棉花滩库区出现了大面积的死鱼和鱼中毒浮起现象。初步统计,棉花滩库区死鱼和鱼中毒约达378万斤。

  7月15日晚间的新闻发布会还透露了污染事故更深层的内幕:事件原因之一“是人为非法打通6号集渗观察井与排洪洞,致使渗漏污水直接进入汀江”。

  在此前的7月12日,紫金矿业所在的上杭县政府已召开了第一次发布会,对污染事故进行了通报,并表示已采取积极措施应对了污染扩大化,同时勒令紫金山铜矿停产整改。

  但此举并没有停止坊间关于紫金矿业及相关监管方的质疑和争议。

  其中,紫金矿业迟迟未发布污染信息,是最受争议的地方之一。

  按照紫金矿业的公告,污染事件发生在7月3日,到直到9天后的7月12日,作为上市公司的紫金矿业才发布公告。

  关于9天的“时间差”,罗映南解释说,公司“想在发布公告前对社会和股民有一个负责任的表达,并集中精力先处理事故”。

  而稍早之前,紫金矿业曾表态说,未及时发布污染事件情况,是为了配合地方政府维稳。

  7月15日,罗映南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对上述表态改了口:“信息披露上,我们肯定错了,应该及时发布。”

  边整改边出事:污染隐患去年9月已发现

  事实上,虽然趸拥中国最大黄金企业和第二大铜生产企业的称号,紫金矿业这一明星一直不缺少环保“黑账”。

  2010年5月14日,国家环保部颁发了环办[2010]67号文件《关于上市公司环保核查后督查情况的通报》,针对11家问题公司予以过通报批评,紫金矿业亦赫然在列。

转载请标注:我爱技术网——紫金矿业董事长已就污染事件致歉 称教训很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