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爱技术网-河南网站建设-上海网站建设-SEO优化-网络营销-SEO三人行

  • 专注网站建设 服务热线: 13061801310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信息 > 正文

广东“两弹”人员忆原子城岁月

发布时间:2020-10-14 | 发布者: 东东工作室 | 浏览次数:

221厂“末代厂长”王青珩

221厂“末代厂长”王青珩


陈飞夫妇向记者展示“两弹”纪念章和荣誉证书

陈飞夫妇向记者展示“两弹”纪念章和荣誉证书


原子城曾建有17公里的铁路专线,如今这条专线仍在使用

原子城曾建有17公里的铁路专线,如今这条专线仍在使用


  广东“两弹”人员

  忆原子城岁月

  文/图 本报记者柯学东、赵琳琳

  昨天下午,一位名叫杨宜城的老读者两次打电话到广州日报社,他说昨天“新闻蓝页”刊登的《中国首个核工厂49年后解密》一文,一下子把他的记忆拉回到40多年前。

  上世纪60年代,杨宜城在“金银滩”核基地从事过核反应堆工作。他说那段日子是他一生中永恒的财富。

  上世纪90年代初,有三十多位粤籍的221厂技术员和工人安置回广东。 几十年的西北高原经历让他们几乎忘记了粤语,十几年来,他们在重新适应着家乡的生活。

  现在,广东这些“两弹”人员,不管是退休在家的老教师,还是继续在商场拼搏的老板,他们都有着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不时西望青海,怀念着“金银滩”那头顶蓝天,脚踏草原的岁月。

  杨宜城是广东普宁人,虽然71岁了,但还坚持每天去天河立交粤能大厦的办公室,那里有他自己开的公司。

  杨宜城对记者说,他现在是3家公司的董事长,7家公司的董事,商业上的成功得益于当年221厂积累下来的技术和拼劲。

  1964年10月16日,当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时杨宜城还是一个武汉大学物理系原子核物理专业大四的学生。那时,他还没想到自己一年后命运也会与我国的“两弹”事业联系起来。

  一到221厂就搞反应堆

  杨宜城告诉记者,1965年,即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后的次年,氢弹研制也在紧张进行着,221厂一下子从全国各大高校要了850名学生,杨宜城就是其中的一员。

  “当时武汉大学物理系去了两个人,我是班长,属于‘又红又专’的那类人,因此被要去了青海。” 杨宜城回忆说。

  但毕业后的第一年,杨宜城并没有立即进入“金银滩”。那时,全国各地来的学生以“北京大学生劳动实习大队”的名义在青海湖周边搞“四清”工作。

  1966年7月,杨宜城进入了九院(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实验部三室。当时,九院的设计部、实验部和生产部都在221厂。“刚进221厂的时候,因为我是‘调干生’(上大学前工作过),觉悟高呀,实验部副主任胡仁宇找我去谈话,让我去搞反应堆,这份工作辐射污染危险非常大。”

  此后,杨宜城一直在胡仁宇领导下工作。胡仁宇是我国“两弹”事业的功勋人物,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时,他就是科研室负责人,此后,又转入氢弹技术的实验工作,担任了实验室副主任。1985年9月,胡仁宇接替了病重的邓稼先担任九院院长。

  杨宜城告诉记者,实验部是原子弹、氢弹研制的核心部门,主要承担模拟实验、冷实验和热实验,还承担了后来的核潜艇研究。而杨宜城负责的是零功率反应堆中子能谱测量和300号反应堆的组织安装,并担任机械组的副组长。

  刚到221厂,杨宜城住的是单身宿舍,就是将军楼附近,十个人一间房,每天要坐5公里的车去六分厂(爆轰场)做实验。

  就这样,杨宜城在“金银滩”一呆就是4年,直到1969年随九院搬迁到四川绵阳。

  对于在“金银滩”工作的那几年,杨宜城用三个“非常”来形容:非常危险,非常保密,非常不好找老婆。“我们那一年去的850个青年学生,基本上都是单身,很多人的婚姻耽误了。外面的人一般18岁就结婚了,而我们开玩笑说要18‘公岁’(36岁)才能结婚,当时我记得有一个莫斯科大学毕业回来的人到19‘公岁’(38岁)才结婚。”

  而与其他同事相比,杨宜城找对象似乎更难。“我老家是广东的,别人前后给我介绍了十几个对象,但一调查都有海外关系,你说我这份工作哪能找有海外关系的人为妻?”为此,直到32岁的时候,杨宜城才结婚,可是妻子还是有个亲戚在香港。为此,他还在“文革”时被人告了密。

  1978年,杨宜城调离九院,回到广东工作。如今,早已退休的杨老不甘寂寞,经营着自己多家公司,但忙碌的他从没忘记“金银滩”那段岁月。1999年他特意回过221厂体会往昔的岁月,3年前,他回访四川绵阳九院时,还曾赋诗一首:

  裂变聚变共一家,两弹一星强中华;

  东风西风同球舞,矛尖盾硬惩恶邪;

  中子穿甲如稀泥,激光聚变似神箭;

  炎黄子孙十三亿,统一大业谁能敌。

  结婚时不知丈夫的职业

  今年69岁的陈飞是221厂的工程师,1964年从清华无线电半导体专业毕业后就去了青海,为中国的核事业奉献了28年的青春。现在陈老和老伴蔡华英都是广东省电子技术学校退休教师和职工。回想起那28年的岁月,陈老一脸感慨。

  陈老夫妇1971年结婚,因为蔡华英在广西钦州市人民医院工作,两人分居了5年。

  “结婚的时候,我只知道他在青海工作,究竟在青海什么地方,干什么都不知道,写信的地址也只是‘兰字839部队’,或者‘西宁市××信箱’等,他从不跟我说具体的工作。结婚后,同学都说我傻,都不知道人家干什么的,在哪里的,还嫁给他。”说到这里,蔡华英爽朗地笑了。

  防空袭机器藏到农村

  毕业时,陈飞在班里是最早被中央组织部要走的人,当时他只知道去青海,不知道去干什么,也不知道具体去什么地方。当时教导主任曾经找他单独谈过话,说让他去青海是“为了国家的需要”,条件会很艰苦。1964年8月,陈飞坐火车到青海西宁报到。

  陈飞报到的时候正是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的前夕,美苏成天威胁说要对核基地进行空袭,“221厂的人很多都撤离了基地,像我这样刚毕业的学生就暂时没去那里了。记得当时连很多机器也被藏在了农村里了。”

  陈飞说,我国第一次试爆的原子弹体积很大,差不多有半个火车头那么大,当时无线电技术用得并不多,因此不具实战性。因此他进221厂后,221厂主要的工作是使核武器小型化,实战化,以能达到装备部队的要求。

  “我一去基地就做‘定型’,就是按部队提出的参数设计达到实战水平。我在学校学的是无线电半导体专业,因此主要是研究原子弹的控制系统。”

  陈飞说,离开“金银滩”15年了,一直没有回去看看,今年7月他准备和老伴重返“原子城”,体会一下两弹爆炸年代的生活。

  难忘“金银滩”的爱情岁月

  与陈飞相比,今年47岁的曾启南对“原子城”的怀念更加强烈。曾启南是广东梅县人,3岁随父母去221厂。在“金银滩”,他与祖籍韶关的莫信芳恋爱,结婚。1992年,夫妇两人调到花都工作。

  曾启南说,到广东15年多了,他现在还很怀念“金银滩”,“那里人际关系简单,有人情味、亲情感,人与人之间交流容易。我记得,那时候我出去打牌时不锁门,怕妻子没带钥匙。”

  曾启南还能清楚地回忆他与妻子在高原草场上浪漫的爱情。“谈恋爱的时候,我经常偷父母的自行车,载着她去草原采蘑菇,去青海湖玩,翻过金银滩的山,骑车不久就可以到了。这段时光太令人怀念了。”

  “我现在经常去我家附近的兰州拉面吃饭,因为老板是青海人,我们聊起一些事情来就像是老乡。” 曾启南说。

  “末代厂长”核工厂的33年

转载请标注:我爱技术网——广东“两弹”人员忆原子城岁月